武汉最复古的健身房,5块钱练成施瓦辛格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06-08 15:06:52


年纪越大,舞池对我的吸引力越小。


电脑椅逼出了腰椎间盘突出,Word里穿梭,PPT和Excel里翱翔,一抬头看见油腻的中年领导端着保温杯从办公室溜达出来,晃悠到一帮小姑娘中间贼笑。     

 

新办卡的健身房,眼角余光瞥见镜子里的自己在跑步机上蹬着双腿,好似一条氪金旋涡里企图挣脱的上钩之鱼,幻想戴着耳机说“不需要”时可以将推销的私教和理发店的Tony老师一拳打爆。


 

从弱鸡练成了肌霸,突然发现雄性荷尔蒙碰撞起来比姑娘来劲,车开着开着就拐弯儿了的好友硚口彭于晏相约,“走,带你去个地方。一个字,牛。” 

 

往辛亥革命纪念馆旁的小路钻,小吃店的长板凳陆续翻下来,跷起油腻腻的脚,烧锅的嬢嬢把桌底下的煤气罐扯出来摇了一摇,哎呀冇得气了,楼上的拐子换一个嚯。 



眼皮子凑拢,二楼尖儿上红底黄字的“首义健身”招牌旁,一个壮实的身影晃了晃燃起半支龙凤呈祥。挺起的胸肌在半径内画出气势如虹的结界,亮发摩丝倏然撒下来。

 

上到门口,彭于晏拍拍我的肩膀,说姐,你可还好,天干物燥?


眼神盯着里面从这头刮到那头,又从那头刮到这头。心里乌嘘呐喊,啊,大佬。


 

没有新时代的毛睿战士,也没有走来走去让人氪金的私教。五六十平米单层空高,乌泱泱一片钢筋铁锈。



气沉丹田,颔首抱拳,眼睛落到正在撸铁的壮士身上几秒,脑壳转回来,粗壮如树桩的麒麟臂横在眼前,油光水亮,弓腰斜过来的眼神仿佛在想,“嘿,哪里来的小妞。”

 

来玩可以,女学员,是不收的。



说这话的人从一台老式唱片机旁探出头,邓丽君的歌声随之回旋于房梁,娓娓动人,给那张不怒自威的脸平添几分温柔。 

 

右臂的纹身,真·社会主义朋克


老板罗斌,江湖人称花哥,54岁,老武昌人。  


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亲自上阵示范搭把手,一派大隐于市的老道作风。


结实魁梧的身材下讲起话来亲切抖擞,看上去可以碎大石的胸口,吐出东家长西家短。  


 

如同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总是看似误打误撞,但回想起来,也颇有几分注定的意味。还没有从武体毕业的举重时代爱上健身,意外选拔上省队,全国赛上数回合,倒也没有落下个铩羽而归。


墙上挂的old school照片,是花哥本人,有没有想起小学课本

参加全国健美大赛获得的各类奖

风云人物们的合照

 

那时武汉还没有一家健身房,进武船打工,工友苦练张学友,他则摸索锻炼。自行出师,几个哥们儿凑一堆,开了这家健身房。 


杠铃、深蹲架、牧师椅…前所未见,没有磅数和固定规格,用起来很爽,能够满足各种分化训练

 

被撸了25年的器械坚硬如焊,桀骜之气框框作响,半空甩三甩,用过的人卧虎藏龙


炒花生剥了几颗,眼角堆起八道褶,“别的地方要花三个月的,在我这一个月就得学会。从我花哥这儿教出去的,不说杀遍天下无敌手,在如今的武汉健身界蛮多也算个有名号的人物。” 


花哥解释不收女学员是因为容易分心眉姑娘伢

 

旁边几个人应声附和,有18岁在财大读书一直到结婚生子的,脱下西装换上背心,纤细的肢体立刻幻化为麒麟。


一个十年前坐轮椅的大哥,努力坚持来锻炼

 

三点开门,到晚上九点。一年365天,雷打不动,只有三十初一初二休息三天。


每天晌午一过,当保安的花哥打开杯盖吹开浮起的茶叶。有时他没来,熟客基本人手一串钥匙,走到附近的锅盔摊子面前,接住甩过来的一支软中华只闻闻过瘾,走,去不去花哥那。

 


办张月卡80块,偶尔来玩一次象征性收5块,便宜得不可思议。 花哥手指墙中央挂着的一副书法,彭于晏悄悄问我,啥子意思哟?


我白了他一眼,说,快乐健身。

 

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,只有潜心修炼的原始粗犷。什么年纪和职业不重要,不管是肌肉老杆,还是初学新手,一窝破铁就上头,来的,都是兄弟朋友。 



那天傍晚,正欲离开,花哥道,有缘再来喝酒。


白日门口撞到的那哥们儿,拎着几个还冒着热气的锅盔递过来,背心冒汗,神情憨厚, “相逢何必曾相识,我请你们吃方圆几里最好吃的锅盔。”

 

晃晃神。转头对彭于晏说道,你见过江湖没有?




 文  |  Anzhulababy

图  |  赵小猴



24小时后,武汉的这位“邻居”即将被游客挤爆

1094天,看到了所有我们喜欢的城市的样子

我家在武汉,住在一元路、六渡桥、花楼街、螃蟹岬、翠柳街、昙华林、得胜桥、司门口、钟家村、龟北路…
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