杯酒乡韵长(修改稿)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2-03 15:04:53

      第一稿推送后,得到了亲友的欢迎和好评。

      再经思考和吸收亲友的意见,现在第一稿基本不动的基础,特别是对原文中少数没有说到位、说的不够准确、不够明白的地方进行了修改和注色,以期提高文章质量,希望大家能够理解!

        文中下划线部分为修改部分,敬请评析。

家乡邹东人重视喝酒,酒桌上讲究。

山东人口中之所以说“喝”酒而并非他地说“吃”酒,概因山东人酒具大、酒速快、酒兴高、酒风豪、酒量好

外面都说山东人爱喝好喝,但在我的家乡,普通人家日常生活是很少摆席喝酒的。一则农家生活忙忙碌碌,难得有清闲时间坐下来喝酒,二则农家经济拮据,花钱地方多,哪里有闲钱喝酒。只不过,哪家要是碰上家中来客、起基上梁、说亲保媒、婚丧嫁娶、迁坟引魂、调解矛盾等要事时,注定是要操办酒席,好邀好请,好吃好喝一番的。而像我父亲,稍有身份,仗义疏财,交际较广,常常是无事也在家中招徕朋友喝酒的。

父亲好管事,当队干部做“村头人”,我打小就看到家中酒场不断,但他从没有让我们兄姊们上过酒桌,更没有在管事时带我们参加别人家的酒桌。他和娘亲常对我们说“小孩子家,可不能去,别让人家骂‘捞种’”。家乡人非常注重名声,父亲如此做,是他把酒桌当成了一种尊严、一种尊重、一种家教、一种形象。我不知父亲在外是怎么喝酒的,但是父亲在家中请客,却让我对人情世故真是见识不少。来的客,有的是村中有名望有头脸的人,有的是山中的打石匠赶脚工,有的是父亲四村八邻的酒友好朋,听他们喝酒时谈的最多的就是什么“人要讲良心”,“做人不能没有人情味”。每当来客,父亲总会

自己动手做四六八十个下酒菜,菜数总是要双数,以讨家乡人“好事成双”“无双不成席”之俗好。菜量总是要足足的,装盘要稍稍冒尖,以显主人豪爽大方和满满诚意。如果用碗盛菜或菜量少、仅平口,往往会被认为该家较“抠”,舍不得给外人吃东西,会被人笑话的。菜具总是要用盘子,要深一些的,而不能用平盘,以免有糊弄人之嫌家乡人待客入座人数求双不要单,也是取双数吉利之意。这个环节需要家中男女主人早打算早合计,来人几人陪客几人一定是要凑成双数的。如果发生意外情况,非常讲究的人家就是临时拉人充数也是要拉的。菜准备好了,什么凉拌鹿角、黄瓜猪头肉、辣子鸡、肥肠炖豆腐,等等,或并排或散围在我家那张不足两平且低矮的柳木桌上,我只有闻着堂屋散发出来的香喷喷的菜味,躲在锅屋里吃着父亲装盘剩余

的锅底,那时那味道那感觉,竟也是非常满足非常过瘾,让人回味久年。酒起了,从“同端”到“两杯”,从“敬酒”到“罚酒”,父亲和他的客人们喝得觥筹交错、眼直神迷,有时从早起喝到黄昏,有时从晌午喝到半夜,家中好象是整个地球的中心,他们仿佛是满世界的主角,言语中尽显男儿豪气、兄弟大义与乡邻情义。我有时半夜起床到院中解溲,常常看见头顶西南方向清冷的月辉把凉意撒了一地,而他们还在划拳令中肆意快活,与天地日月、山川湖海斗比

在家乡人情怀里,优秀男人的形象应是高高壮壮、能干、当家、有酒量这四条。而我身材精瘦,排行老末,胆又小,“原本不指望”的父亲只好早点培养我喝酒。记得,最早学着喝酒大约是在五六岁,父亲常在独饮时用筷子沾点酒水让我舔舔,间或也让我喝上小半瓯,那时感觉酒水一滑过喉咙,嗓子眼仿佛“腾”燃起一团蓝色的火焰,满腔的灼热,胃和肚子继而也会很快暖热起来。那年过年,在家吃过大年初一早饭,我到对门的陈老爷家磕头拜年,适逢人家正吃年饭,我在他们的招呼下坐在了酒桌旁边。接下来,陈老爷的家人说“三,不是外人,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头就不用一一磕了,你就跟着我们喝两杯酒就行了”。

俗话说,男儿膝下有黄金,只跪天地和双亲。在我的家乡,大年初一到长辈家拜年是必须要双膝跪地,实打实的额头触地的。这样一个周遭十几个二十几个值得磕头的长辈家磕下来,就在那农村凸凹不平、疙疙瘩瘩的硬土地上,谁的膝盖都会磕红、磕疼、磕磨出戗皮来。可能是我想为了逃避磕头之疼吧,就这样,在陈家爷叔辈们的“诱导”下,我仰起脖张大口“咕嘟”一声,一点都没沾牙齿和舌根边的,第一瓯白酒直接就灌到了喉咙“三,喝酒不是哪样喝的,喝酒哪有不带响地”,大叔“吱溜”一声,真的带着响声为我示范了一杯。我就又在大家的怂恿下,端起了第二杯白酒,噘起了嘴唇就向口中汲酒,可是这酒从挤过门牙缝,到漫过舌胎,再铺洒在喉咙,愣是怎么也没

有听到大家都想听到的那声“吱溜”。“管,快了,快了,下一杯肯定能‘吱溜’”,后来有人告诉娘亲,就这样在众人的哄抬下,我不怂地干了五六瓯白酒。我那时还是个孩子啊,后来发生的事情反正也不知道不记得了,娘亲说我样子癔癔怔怔地,回家就钻到床上睡,一直从上午九点钟睡到天笼黑仍叫不醒。第二天半晌醒来了,我头痛的要命,从此记住了这人生中第一次醉酒!

“席好摆,客难安”,“待客容易,请客难”,这是家乡人摆酒请客待客时常挂在嘴边上说的一句话。意思是说花钱摆席、做菜忙活是比较容易、心甘情愿的,而邀请安排陪客、招呼宾客、张罗待客却不是一般人家都能好做、做好的。这需要待客的主家家庭关系和谐、人际关系熟络、说话办事大方得体、做饭烧菜手艺精良。主家倘若计划摆酒待客了,通常要提前两三天告知被邀请被招待的人员,俗称“安客”。安客的人数通常要视事情大小、来宾级别来定,一桌多则六八十来人,少则四六人,也绝对是双数,不能单数。陪客多半是本村本族有名望、有地位、说话办事稳当机灵的长者尊者,甚至是最亲近最信任的人。酒席间,客人常常是被动的,喝多少、怎么喝,多数状态是在陪客的牵引下,“不喝不喝又喝了,喝了喝了又多了”。任谁,只要到了家乡人的酒桌上,任你有多高的酒量,只要陪客们施展开,主陪、副陪、三陪、四陪、五陪、六陪,六口、四口干、三口干、两口干、一口干,一个波次又一个波次,带酒、敬酒、罚酒、打圈酒、面子酒、感情酒,没有几个能招架住的。只不过,家乡人酒席上喝酒是保证相对公平的,不歁生,就是陪客们“带酒”时,也是全桌人能喝者全喝,实在不能喝的也可能会免过。但若有来宾酒量实在不行,出现了呕吐,或者瞌睡等其它状况时,好酒、酒量好的家乡人也有弃宾不陪,自相捉对敬酒或能者多喝甚至拼酒的时候。其实,他们全部的用心和用心都在“尽心”“尽礼”“尽兴”六字中,只不过有时好心好意过了头,求兴中把好心办成了坏事而已。倘若宾客中真有人中招,大家多数醉醒后是不会在意自己和怪意他人的。

家乡人最隆重的酒席就是“待女婿”。新说亲相中的“准女婿”,成亲前的每年赶中秋、春节都要向“准丈人家”送节礼。这个时候,男女双方的家长都是注重、慎重、庄重的。男方要考虑送多重的礼、谁陪着去、男孩穿着打扮什么、酒席上要办哪些事说哪些话,这对于男方家长经济条件、办事气度、礼仪礼节是个考验,更对男孩成熟程度、品性脾气、务家能力是个重大考验。村中也曾发生因男方要送节礼,难为得男孩子哭、耍脾气的。那对于女方来说,则要考虑安排多大场面、做哪些饭菜、请哪些陪客、让女儿注意些什么等等。日子到了,通常是在十一时左右,家中请的陪客相继提前来了几位,新亲“准女婿”也到了,滚烫的茶水倒上,极少拿出的香烟点上,宾客们相互亲热地攀谈起来,烟头扔了一地,往常寂寥的堂屋就连空气温度好象也高了许多,欢快的燕子不闲地进进出出,扑扑腾腾在屋梁翻飞,游戏,窃窃私语

临近正午,家中请来的厨子陆续上菜了,有人会着急还没有到来的陪客,便急恼地跑去叫,连拉带拽,连怼带喷,总算把缺席的人叫来了。这时,来人手里通常是要提两瓶“钢山酒”,也或兜里揣两包“大鸡烟”的。来人这样做,一则显示对主家邀请的一种尊重和回敬,二则是对孔孟“礼尚往来”礼仪的大众化、家庭化的继承和延续。当来人“当”酒一放,“啪”烟一撂,和大家正客套着呢,这时主家就会马上半嗔半怪地说“哎呀,来就来了,拿什么东西呀”,“嫌少了不是,这不应该的嘛”,一应一答,随后宾客们就会按照预定的座次依序坐下来:主陪坐中,右为主宾,左为副宾,主陪对面是副陪,三陪、四陪紧挨主宾、副宾就坐,其他随意坐下来。而在这时,主家男主人是只有忙活、张罗酒席的份,而绝对不能上席桌的,女人那就更不够“格”了,进出端端菜、温温酒、添添饭,也就是了。

人终于齐了!“嘣”一声,牙口好的人利落地咬掉了酒瓶盖,“倒上,倒上”,“倒满倒满,酒哪有不倒满地,酒不满,心不实”,酒席就在一片招呼声中热闹地开场了。推杯换盏,人声鼎沸,这场酒如果宾不说“吃饭”就永远不会结束,一家子的酒席感染了整个小村庄。在这种酒席上,陪客一般不会让“准女婿”喝得酩酊大醉的,那样主家会显得很难堪,感觉事情办过了头,但陪客们也得把捏着让“准女婿”多少都要喝点、喝好、喝到位,不然陪客们都会自惭没有水平,也怕辜负了主家相邀的美意。直至树影东斜,西阳露黄,院子里的嘈杂声慢慢消停了下来。过不了多少会,主家的大门里开始走出人来,有陪客的打头阵推着“准女婿”的自行车,两个车把上挂满了给女方“回”的礼品,但见“准女婿”满面通红,步履踉跄,满街站的男女老少们便打开了话腔,“哟,人长得不孬”,“一看这个孩子就稳当”,“怎么没喝好也,陪客的白搭”你一言他一语,他逗乐你风趣,叽叽喳喳,哄笑偶起,又是一阵子热闹,又是一场欢喜。“别送了,别送了,送出大门就算了”,就这样,“准女婿”接过陪客人手中的自行车,在村中人的点点评评中慢慢地走出了村口的杨树行,而主家的姑娘却羞涩地早躲到了邻居家或藏进了自己的闺房屋……

二十多年客居他乡,通城、双增、景芝、兰陵……那些老牌子的白酒依然在我心中,普滕、金叶、红梅、哈德门……那些老牌子的香烟依然在我脑中,成为我对家乡最深最真的眷恋,成为我心中美好而难忘的记忆。近几年回家多了,村中代销点的酒名也早已全换了新称,琳琅满目,名目繁多,烟也全部高档起来。家乡的现在,过去一两块钱的酒再也找不到了,三毛五毛的烟也不再会有人抽了,家家待客办席也很少再在锅屋里煎炸烹炒了,多数人家变成了从乡村饭店包桌要菜或直接拉进饭店待客。是的,如今家乡待客的酒席方式和餐饮档次是变了,但在我看来,无论形式上怎么变,家乡人喝酒的热情和酒杯里的情义丝毫没有改变,那种蕴藏在白酒喝到位后,要再来一箱啤酒“透一透”的深情厚义,仍会让我招架不住,醉了又醉。

   

   壶里乾坤大,杯中日月长。人过四十,酒力渐退,我也更清醒地认识到人与酒的关系与把握,也经常铭记父亲辈嗜酒相继去世的个中原由。酒是再也不拼了,能减就减了,偶有把酒言欢也尽在控制之中,反倒是家乡那份酒情酒谊、酒品酒韵有增无减,越久越醇,永远怀念在心中!


    支持文章和作者,请长按下方公众号二维码“老兵新吴”:




发表